你的位置: 首页 > 段子 > 正文
再一次的亲密接触第一篇
作者:我要抱抱   分类: 段子    时间:2017-1-2 13:46   热度:36°   字号:        评论:0 
作者:我要抱抱   分类: 段子    时间:2017-1-2 13:46   热度:36°  评论:0 条 

  聊天室"色狼"遇见"湖面之舟"
  
  每次上网,进入聊天室,我总要先寻找一下她的踪迹。
  
  如果找不到她,我就会坐立不安,浑身没劲,
  就象一朵常年不浇水的花一样,焉了。
  
  初步看来这好象是恋爱的症状,其实不然。
  
  她叫"湖面之舟",一位不共戴天的死对头。
  
  我们结怨相当深,从她第一次称呼我色狼起,
  
  我就和这条船陷入了你死我活的角斗。
  
  战争爆发是有其原因的,其实我不是很介意色狼这个称呼,
  
  我甚至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
  
  问题是她在我化名为"绝对在乎你"的时候这样当众骂我,
  
  让我大丢其脸,羞愧难当。
  
  这个名字是我扮纯情时候用的,想一想正当和MM说得热泪盈眶,相见恨晚时,
  
  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既便是个得道高僧也会怒气冲天的。
  
  最让我憋火的是我不能骂她。
  
  因为当我化名"绝对在乎你"时,我是属于那种不太会骂人的,
  
  只会谈理想,谈伤心往事的,
  
  骗取MM眼泪的那种斯文败类。被她这么一骂相当被动,
  
  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向MM们无限感慨地叹一口气搏取同情,然后退出。
  
  接下来用"没爱怎么行"登录,"没爱怎么行"这名字是我装浪子时候用的。
  
  因为网络很大什么鸟都有,该纯情时要纯情,该放荡时也不能输给人家。
  
  其实我并不象楚留香那样博爱,只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泡上半个妞,孤影自怜。
  
  再加上第一次见到网友时被吓得半死。所以就造成了我现在的薄情与偏激。
  
  一想到第一次会见网友我就心力交瘁。
  
  那时她的化名为"风雪梅",我叫"小叶劲飞"。
  
  我们俩聊得热火朝天,在彼此都很兴奋时,我切入主题。
  
  问她姑娘长得如何,她矜持地说大多数人说她很美,也有小部分人不这样认为。
  
  我刚上网不久,比较纯情,就信了她。
  
  我把她想象成一朵傲梅,冷美,不易让人接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助我也。
  
  我深情地对她说让我这片小叶陪你在风雪中狂舞吧,
  
  说完我自己都肉麻得差点吐出来。
  
  等了半天她不理我,我心中暗暗叫苦不过更感到她的端庄与矜持。
  
  事实证明我中计了,当时并不是她端庄而是她在那边陶醉得晕了过去。
  
  我急不可耐地要求和她见面,我说:
  
  "姑娘,相识不如偶遇,趁明天秋高气爽,我俩促膝长谈,岂不妙哉。"
  
  其实我并不抱太大幻想,也就是孤注一掷,拼拼看。
  
  原本以为这朵傲梅一定不会答应,没想到她居然一口答应了,
  
  我的热泪差点流了下来,心诚则灵,终于感动了上天,老天厚爱呀!
  
  双手合十向天拜了拜,便约了时间和地点。她说穿红色衣服黑裤子的就是她。
  
  红色衣服黑裤子真有品味,临走时我不忘奉承她。
  
  她只是矜持地对我又是一笑。第二天我很早就到达那儿,焦急地等待着,
  
  一边向所有漂亮的穿红色衣服黑裤子的挤眉弄眼吹口哨。
  
  一位老公安狐疑的盯着我,我猛地看了他一眼,他红着脸把头低下。
  
  "这个老玻璃"我暗暗骂道。过了一会儿,一辆飞驰的出租车在我跟前停下,
  
  在尘土飞扬中,门打开了。我的心悬浮起来,紧张到了极点。
  
  这时一阵风吹过,路旁的枯叶纷纷扬扬,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
  
  看到一只黑色高跟鞋出来了,接下来是黑裤子,
  
  接下来是红色的衣服,接下来是...,
  
  天呀,一张很离谱的脸呈现在我的面前。
  
  如同一桶放在冰箱一两年的冰水从天而降浇到我的头上,我心灰意冷。
  
  不会吧,这就是大多数人认为很美的傲梅吗?
  
  现在我最想见到的就是那些认为她很美的大多数人,他们是瞎子还是白痴呀!
  
  她对我妩媚一笑露出了蛀牙我差点昏死过去,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为什么会这么不幸!我精神恍惚地跟着她走,思维一阵空白,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
  
  她说你好深沉喔。天呀!我确实无话可说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后来也记不得是如何脱身的,只记得回去后大病一场,卧床不起好几天,噩梦数次。
  
  从那次后我变得更加成熟,不再那么轻易付出,也不再跟网友见面。有一种报复社会的念头。
  
  在网络上化名为"爱你一两天""我是认真的"到处和MM聊天作案,醉生梦死,
  
  但同时也变得惊弓之鸟只要见到风啦雪啦梅啦,手指便僵硬起来,再也打不出字。
  
  如果万一撞上"风雪梅",则心象被蝎子蛰了一下,眼前一黑,头一歪,昏死过去。
  
  当我化名为"绝对在乎你"时,我是一位不得不与女友分开的苦命男孩,
  
  虽然她离我而去,但我至今仍想着她,海誓山盟,痴心不悔,
  
  每当我看到她的照片时,眼睛里有一种东西在闪动。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痴情男孩理所当然地换来了痴情女子的一腔真情和一掬热泪,
  
  每次聊到最后我们彼此都是泣不成声,以抱头痛哭结束的。
  
  当然如果对方是那种象古惑仔那样的小太妹,这招就特别不理想。
  
  因为她们随时都可以来几句,少恶心,别假了。我就特别尴尬,立马退出。
  
  这时"没爱怎么行"就隆重登场,我摇身一变,成了一位不良少年,
  
  出生在破碎的家庭,从小混帮派,初中为了一个"义"字打架被学校开除。
  
  还有一点就是看对方的情况,如果还算幼齿那我现在就是一间迪厅的服务生。
  
  如果遇到一只老鸟,那我就是刚被放出来的。
  
  那帮娘们简直崇拜我崇拜得要死,拼命要和我见面拜把子。
  
  这时我就义正词严地说:"我兄弟出了点事,我要去砍人了,下回见。"
  
  二话不说退了下来,义薄云天。
  
  如果说我对那些痴情女子还抱有一些幻想那么我对这些小太妹是从不手软的,
  
  我曾经把公安局的电话给一个小太妹叫她十二点给我回电话。
  
  不知后来怎么样,只是再也没有见到她。估计是被抓走了。
  
  女人都是比较极端的,不走中间路线,
  
  再怎么有个性的女人也逃不过"绝对在乎你"和"没爱怎么行"。
  
  正当我游戏人间,心情舒畅时。
  
  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湖面之舟",令人发指的是她居然看出了其实这是同一个人。
  
  把戏被揭穿了我极其慌张,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我大概就得收拾一下行李跑路。
  
  在网络上我只好百般抵赖,不过在其充满辩证唯物主义的言辩下,
  
  我只得和她翻脸了,于是开始和她展开旷日持久的舌战,
  
  唉...,早知道就不要招惹她。
  
  第一次遇到她时我化名为"绝对在乎你",那天天气温和,柔风徐徐。
  
  我对她说:"湖面的小舟能否载上我这受伤的心一起漂泊?"说完后拍着桌子大笑,
  
  如果平时想听我说这种话,非要用酒把我灌醉不可。
  
  "...."
  
  没反应,不会吧,难道遇上尼姑不成。
  
  "孤帆已过万重山,想必姑娘现在心情不错,是啊!一切皆已过去,又何必留恋呢......",
  
  "拜托,老兄,别鬼叫了...呵呵呵"。
  
  在超市作案被当场抓获,我的脸顿时红得象番茄,问候你伯母,算你狠,
  
  小太妹,看我"没爱怎么行"大哥如何来收拾你。
  
  于是"绝对在乎你"潸然离去,"没爱怎么行"粉墨登常"嘿,
  
  女人!","怎么,没见过",
  
  “笑死人了,大哥我出生入死,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
  
  “怕了吧!”?
  
  "你是'绝对在乎你'吧",
  
  "...."我咽了下口水,当下脸又是通红,额头上的汗珠闪闪发光,
  
  浑身象有数十只蚂蚁在爬动。能让我脸连续红两次还是头一回。
  
  "又来泡妞呀....呵呵呵"。
  
  刺激我,一紧张下我失去理智,脱口而:
  
  “谁是那小白脸,你可别乱说。”
  
  “如果你不是他的话,你现在的口气怎么是这样呢?”
  
  我开始后悔刚才为什么不粗暴地说"别吱吱歪歪,谁他妈的是那臭小子!"
  
  既已成事实那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我只好翻脸了。
  
  "姑娘果然冰雪聪明,怎么来钓凯子",
  
  "仁兄你一会儿受伤,一会儿伤人,是不是变态呀",
  
  所幸这还是私聊,别人看不见。我当下一咬牙,想毁我大业呀?不跟你一般见识。
  
  于是我不理她退了出去,
  
  "绝对在乎你"爬了上来,左顾右盼,过了一段时间,没动静,相安无事,
  
  我悬在空中的心放了下来。
  
  "明月当空,姑娘可有雅兴..."
  
  我开始对一个叫"月光光"的献殷情,
  
  如果天下的女子都跟那条船一样,那我岂不是没法混,
  
  这位"月光光"一下子进入了角色...."真的吗?"
  
  "唉,一切皆已过去,又何必留恋",
  
  月光光听完了我凄美的故事后特别感动,
  
  其实我也是很投入的,我发现自从进入聊天室后,
  
  脸皮的厚度几何增长,而且又惊人地发现自己居然也是个情场浪子,
  
  必要时多肉麻的话也说得出口。
  
  "色狼!!...."
  
  突然沉寂已久的那条船向我挑衅道,这次她是公开的,
  
  最毒妇人心呀,我羞得要死,
  
  "你是色狼....?",
  
  "不是啦,她打错了...."我急忙道,
  
  同时我咬牙切齿地对那条船私下说"老姐,别坏我好事喔!",
  
  "省得,你在这儿害人",
  
  "这么说,刚才我和别人讲的话,你都看见了",
  
  "鬼才看得见!",
  
  "没看见,你怎么知道我是色狼",
  
  "我猜的,没猜错吧"
  
  ".....",
  
  "怎么,不说话了",
  
  我当然说不出话了,只顾着和她聊,
  
  我的小可爱"月光光"已经伤心地离去了,我一抹眼泪对那条船说道:
  
  "怕了你了,你想怎么样!",
  
  ".....",怎么不回答,装傻?
  
  "你长得美吗?"我嬉皮笑脸,不怀好意地问她,
  
  "少腻歪了,很丑啦。"其实不用她说,我心里也清楚。
  
  "那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还有很多美女在等我呢",
  
  "....."
  
  "bye了,有空去整整容....哈哈哈",
  
  "真是个好色,下流的东西",
  
  "错!君子好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哈哈哈",
  
  "....",当下我也不跟她继续理论,退了下来,
  
  心中洋洋得意,爬上床笑眯眯地睡着了。
  
  这天晚上我梦见乘着一条小舟在湖光山色间穿梭着,
  
  以往不是梦见砍人,就是被人砍。做了这么浪漫的梦,醒过来后特别难为情。
  
  那条船分析得还算客观,在网络上我确实是只不折不扣的色狼,
  
  这一点我想很难有人可以为我平反。
  
  而在现实中呢,特别是在这狼烟四起,薄情寡义的社会,
  
  我应该还算规矩的,而且近乎呆瓜。
  
  主要原因是缺乏发浪的条件,一曰:嘴巴不甜,二曰:不懂情调。
  
  作为一个编程人员,每天都在跟代码打交道,
  
  除了"if...then..else"那些枯燥的语句,
  
  就别指望我能对女孩子说"今天你的衣服好漂亮呀!",
  
  "你是关之琳吧...喔...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周围的女同事跟我一样刚毕业不久,都是比较可爱漂亮的,
  
  不过普遍觉得和我在一起是种浪费,这也并非空穴来风,
  
  有次女同事捧着一只毛绒绒的小鸡充满怜爱地望着它对我说:
  
  "我刚买的,可爱吗?"
  
  我深情地望着它,看着它那还算健壮的胸肌,
  
  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小鸡炖蘑菇"的图案。我舔了一下嘴,笑眯眯地说:
  
  "晚上要请我喔。""什么?"她大为不解。
  
  "小鸡炖蘑菇呀"我认真地回答道,
  
  于是她白了我一眼,扭着腰走了...
  
  从此不再理我,事实上那只小鸡养没多久就挂了,
  
  太浪费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如果在网上我肯定会肉麻地说:
  
  "好可爱呀,不过跟姑娘比起来,既便是只小鸡它也会羞愧难当。"
  
  只要她不是铁石心肠最起码也会对我有好感说声谢谢,
  
  说不定一时性起还会请我吃"小鸡炖蘑菇"。
  
  另外一次,我们聚会,一位长着雀斑脸的女孩谈她痛苦的爱情经历,
  
  这已经是第一两百遍了,我都能倒背如流,
  
  听她的故事不如背毛选,于是我坐在那儿想一些好笑的事情,
  
  当然还是一脸沉痛地望着她,那位雀斑脸讲到了她认为最感人至深之痛处,
  
  便毫不犹豫地失声痛哭起来,哭声震天,直冲九霄。
  
  大家理所当然地纷纷安慰她。这是她第一两百次哭,
  
  也是大家第一两百次安慰她,而就在这关键时刻,
  
  我想到了特别好笑的事情,再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后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雀斑脸哭声一下子就停了,
  
  红着眼仇恨地盯着我,我敢保证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
  
  她一定会拿把菜刀扑上来,全场鸦雀无声,唰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
  
  我尴尬得要命,就好象站在主席台上裤子掉了一样。
  
  "嗯....别哭了....嗯....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我红着脸吞吞吐吐道,一看就知道没诚意。
  
  那雀斑脸又哇的一声,继续哭得要死要活,
  
  大家又继续不厌其烦地安慰着。
  
  我暗暗叫苦,知道今后我就是没肝没肺的代名词。
  
  那几天我走路特别小心,怕被雀斑脸暗算一砖头,
  
  反正形象是被她给毁了,问候她伯母。
  
  在现实中,我是个很平凡的人,
  
  有时我觉得就象一只蚂蚁过着简单而又有规律的生活。
  
  每天早上6:40闹钟开始闹,6:45被吵醒,7:10慌慌张张地爬起来,
  
  简单的洗刷后,提着大包,踉踉跄跄地冲出家门,
  
  按惯例到老张的小铺子喝碗豆浆吃点油条,
  
  然后搭公车,看看路边的美女,在离迟到前一两分钟,冲进工作室。
  
  这时老板看看手表,没抓到什么证据,
  
  就象一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悻悻地走了,我的心中好不得意,
  
  向同事暗送秋波,换来会心一笑,然后工作起来,意气风发。
  
  要是遇到闹钟没电池,或堵车或走到一半发觉门没锁。
  
  那就很凄惨了,准会被忍我很久的老板猛K一顿,
  
  而后我就绷着脸严肃地开始玩自己编的一个小游戏,
  
  打一个到处乱跑的老头的脸,那老头长得跟老板很象。
  
  我的同事拷贝了好几份,空闲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讨论打了多少分了,
  
  比谁的分数高,我有一位同事名叫老K,因为他经常被老板K,
  
  分数总是每周排行榜冠军。经过玩命的工作后,
  
  下午六点钟给南方的老爸老妈打个电话,请一下安,
  
  照样听一阵千篇一律的唠叨,照样唯唯偌偌地说好啦,放心吧。
  
  然后要嘛和同事去喝酒,东倒西歪地回家,要嘛就买份报纸一脸严肃径直回家。
  
  晚上拼命喝咖啡,冥思苦想,翻阅资料,
  
  干完工作后,就开始上网体验另一种生活。就好象庄周梦蝶,
  
  我也不太清楚到底那边才是真正的自己。
  
  一切都是平淡无奇,缺乏惊心动魄的经历,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地循环下去。
  
  自从"湖面之舟"出现后,我自认为还算宁静的网上生活被她打破了,
  
  上网后,只要她在那儿,如果她不向我打招呼我就上前:
  
  "姑娘,又来钓鱼呀,嘿嘿嘿...."
  
  钓鱼当然是种修辞手法特指钓凯子,而她呢反唇相讥
  
  "老哥,又来泡妞呀...呵呵呵",
  
  "有姑娘在此,小弟那敢滥竽充数呀",
  
  "承让承让,政府打击不力呀!"
  
  "此话怎讲,愿闻其详",
  
  "要不然老哥为何在此?",
  
  气死我了,被她打败了于是我强颜欢笑,
  
  "哈,哈,哈.....真他妈的幽默",
  
  每次的交锋都是在私下很坦率的气氛中进行的,
  
  胜负各占一半,这都成为惯例了。
  
  输赢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和我泡妞的成功率成正比。
  
  赢的话,带着好心情屡战屡胜,
  
  运气好的话就能得到好几个Email尽管半途中会有她的骚扰,
  
  照样把她击退胜似闲庭信步。输的话,带着坏心情屡败屡战
  
  ,记忆力减退,最怕遇到老相好,一碰便翻车,
  
  "你还在乎我吗?
  
  ""当然了,小甜甜",
  
  "什么?!
  
  ""喔!错了错了是Micky吧"
  
  "....."
  
  "感冒了,真健忘呀,那肯定是广西的小若吧?"
  
  于是这位叫忧郁的洋葱便翻脸了
  
  "痞子蔡,去死吧!"
  
  为了避免再被人叫我去死,我只好退下来,拼命想她是谁。
  
  在半夜猛然间醒悟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叹一口气把她从联络名单删掉,
  
  以往我的MM联络名单人气很旺不断有人加盟,
  
  而"湖面之舟"出现后,便停止增长,保持原状,真命苦呀!"
  
  ‘湖面之舟',我恨你!
  
  !"有时我真怀疑那条船称为"湖面之舟"是否太过秀气,
  
  误人子弟掩饰了其好战,野性的一面,
  
  也许叫"帝国战舰"更合适些吧,我曾就此问题向她冒死进谏。
  
  事实证明我的建议正踩中她的痛处,好心没好报,
  
  那艘战舰向我猛烈开火,招架无力的情况下我不得不断线退出,
  
  埋头猛啃西瓜,发泄不满,一不小心吃了整整一个西瓜,
  
  连拉了两天肚子,于是我对她的恨意加深了。
  
  那条船是个狂热的民族主义分子,爱国青年,在讨论北约空袭,
  
  网上抗日,到处可见到她鬼魅般的身影。我呢,
  
  纯粹是为了泡妞,不过偶尔也客串一下别的角色,
  
  如"下岗的老王","我曾离婚过",当我是下岗的老王时,
  
  我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从国营企业到出租汽车司机
  
  对于保守的我来说,在思想上经历了令人痛苦,
  
  发人深省的转变,我曾经困惑过,曾经抱怨过。
  
  而现在我感到很充实,正象我对和我聊天的那些MM说的那样: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说到这儿往往赢来了阵阵掌声,
  
  "老爷子,好好干!",
  
  与此同时,坐在屏幕前的我,泪流满面,何德何能呀,
  
  受此大礼呀,叫我一声大叔就可以了嘛。
  
  而当我是"我曾离婚过"时就变得忧郁,深沉,
  
  对于那些问我感受的MM,动不动叹口气
  
  "你们还小,不懂的....."
  
  或"经历过就知道....."
  
  一言以避之。一般都混得过去,有一次遇到了真离过婚的高手,
  
  聊了半天,黔驴技穷,于是便谎称有人收电费,
  
  断线退了下来,冷汗不止。
  
  与此同时那条船正和一大帮热血青年研究巴尔干局势,
  
  时不时就是一句打倒美帝国主义。
  
  我一看就知道机会来了,化名"北约之箭"迫不及待爬了上去,
  
  就那条船的所有言词展开批驳,那条船倒是没开口,
  
  而那些热血青年可就炸开锅了纷纷护驾,我发现如果没有阿帕奇,
  
  惹火了人民可不好玩,他们连我爷爷的爸爸也没放过。
  
  那条船悄悄地对我说:
  
  '绝对在乎你',正义还是占多数方,又被她识破,这年头唬人不易呀。
  
  "而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中"被那么多不相识的爱国分子骂得如此凄惨,
  
  又被她大义凛然,我的鼻子一酸,带着哭腔做最后的挣扎。
  
  "其实你说的还是有一点道理....."
  
  "我好想哭啊!让我在你怀里痛哭一场吧"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
  
  "姐姐,好冷呀,抱抱我",
  
  "色狼,色狼!!!"
  
  "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呀....."不等她反应,我就断线退出,笑得乱拍桌子。
  
  对面的楼房灯纷纷亮了起来,我马上探头喝道:
  
  "谁呀这么晚了还拍桌子,还让人睡吗?"
  
  灯又纷纷关掉。哈哈哈,我捂着肚子笑得在床上打滚,
  
  带着笑容我睡着了,也许笑得太多了,
  
  第二天同事纷纷问我嘴巴为什么有点歪,
  
  "被大卡车撞到的"逢人我就这样回答。
  
  那位给我看小鸡的女同事小倩,痴痴地看我的嘴,
  
  关切地问我:"还疼吗?"。
  
  我发觉她看我的眼神就象看那只被她抚摸致死的小鸡。
  
  打了一个冷战回答道
  
  "不疼,这句话你应该去问问那位卡车司机才对。
  
  "她又白了我一眼,扭着腰走了,
  
  "死女人,这么没幽默感"望着她的背影暗暗骂道。
  
  要是那条船在这儿一定很好玩,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其实是很想她的。怎么回事呢?
  
  也许是恨她太深吧。作出了合理的解释后,我拍拍额头,
  
  清醒一下脑筋,泡了一杯咖啡,开始编写那些该死的代码。
  
  从那条船长年累月地停泊在这个码头起,
  
  "绝对在乎你"和"没爱怎么行"就很少作案了,
  
  毕竟为了应付这难缠的丫头我已经身心疲惫,再泡妞的话岂不是要老命。
  
  此船一天不沉,余之大业必将毁于一旦,
  
  所谓大业就是指收集MM的Email,多多益善。
  
  想通了这一点我作出了这一生最重大的决定棗网上戒泡专心对付那条船,
  
  直至把这条船赶出码头为止。戒泡可不是戒烟那么简单,
  
  那些MM时不时要来跟你数星星看月亮,让她们失望我又于心不忍。
  
  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绝对在乎你"私下对每个痴情女子都叹了一口气:
  
  "我是'绝对在乎你'的弟弟,我哥最近思念姑娘过度,忧郁成疾,
  
  住院了,这段期间他吩咐我用他名字,让姑娘见名如见其人,
  
  以防相思成灾,重蹈覆辙,我哥说他曾错过一次了,
  
  这次他绝对不愿错过,叫姑娘一定等他...."
  
  那些痴情女子个个伤心得要命,拼命把一些肉麻的诗词叫我转交给我哥,
  
  还纷纷发誓非他不嫁,我的心中一阵暖意,世间还是好人多呀。
  
  "没爱怎么行"粗声粗气地对小太妹说道:
  
  "我是'没爱怎么行'的手下,老大被条子抓了,
  
  他老人家说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一个'情'字,
  
  这段期间他吩咐我用他名字,让老姐见名如见其人,
  
  待到他复出,必与老姐一聚。"那些小太妹果然是性情中人,
  
  义字当头,纷纷表态愿意等他为江湖社稷。
  
  事情都搞定了,我松了一口气,接下来,
  
  我不怀好意地盯着"湖面之舟"邪恶地叫道:"你死定了"。
  
  此时,她正和一些追随者在网上抗日,
  
  那些追随者估计也不单纯来抗日,做个革命的投机者,
  
  赢得美人归才是他们真实目的,男人嘛,心照咯。
  
  我本想化名为"汪精卫"那小太监和她对骂大谈"曲线救国"理论。
  
  不过想归想,还是不敢做,我总不能为这条船丧失民族气节呀。
  
  成为众矢之的千古罪人。其实如果我在那段历史时期,
  
  可能会跟蒋委员长撤到后方,而不太会留下加入地下抵抗组织,
  
  因为我是个凡人缺乏英雄的气概,与其被逮住在严刑逼供下招出来遗臭万年,
  
  不如在后方默默地为八路军祈祷:
  
  "好好干吧,小伙子,祖国的未来是你们的"。
  
  有时我在想假设这座城市沦陷了,要是看到有个人拎着一个大包,
  
  慌慌张张地跑在最前头,那极有可能是我。
  
  "才女,又在抗日呀"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尽管她在抗日,
  
  "总比你泡妞强"
  
  "忧国忧民着实感人,怎么最近没钓鱼呀"
  
  "没空"
  
  "哈哈哈,日还是要抗的,鱼还是要钓的"被我套出来,我得意洋洋,
  
  "错了,错了,不是没空,是根本没钓过"她慌忙辩道。
  
  "钓鱼嘛,有益身心,何乐而不为呀",
  
  "你是不是经常来钓鱼呀,变态大叔,呵呵呵"
  
  "人家不过说句真话,揭露一下事实嘛,就这样说人家,不活了千万别拦我...."
  
  "那快去死,呵呵呵,小女子我不拦你"
  
  "唉,你不拦我,我想一想还是老死算了"
  
  "说话不算数,不理你了"
  
  "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呀,以后真的别理我喔",我当下一阵高兴有救了,急忙道。
  
  "不行,不能让你逍遥法外,到处骗人"
  
  "老姐,你又是何苦呀,我泡我的妞,你钓你的鱼,我们完全是同志嘛。"
  
  "谁跟你是同志呀,去死吧,呵呵呵"
  
  "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爱上我了"".....""唉,Sorry,你是得不到我的,又何必来拆散我和别的MM呢,"
  
  "笑死人了,本姑娘会看上你!"
  
  "你得不到我,一颗心暗自哭泣....."我唱道,一边啃口西瓜。
  
  干得太漂亮,我的计划得逞了,
  
  从此之后她就不再来干涉我,我也不再向她打招呼。
  
  于是"绝对在乎你"出院了,"没爱怎么行"也被放出来了。
  
  继续浪迹在花丛中,醉生梦死。联络名单突破了原订指标,
  
  只是和那些MM打情骂俏的同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隐隐约约感觉到也许跟那条船有关系。
  
  可能是受虐倾向比较严重吧,从那条船不理我开始,
  
  我变得精神涣散,心不在焉,
  
  常忘了自己是"绝对在乎你"还是"没爱怎么行",
  
  和MM聊天时经常发错,试想假如你是个MM,当有人向你直诉衷肠,
  
  明目张胆地表白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时,
  
  你会有什么感想呢?不外两种,要嘛热泪盈眶,
  
  感动得手足无措,直叹,唉...是匹千里马早晚会被人发现,
  
  遇到了伯乐,无悔今生。要嘛仰天长笑,终于有人为我消瘦啦!
  
  老娘我贤惠果然没白装,真他妈的象场电影
  
  而这时这位情意绵绵的表白者突然脸一翻怒喝道:
  
  "当年老子在码头拿把菜刀往他们一劈,耳朵都掉下来了"。
  
  麻烦就大了,我忘了现在是"绝对在乎你"而不是"没爱怎么行",
  
  悔之晚矣。第一种人闻之,当场晕倒以示其娇弱不堪,
  
  一般这种情况下就要考虑含着悔恨之泪把她的芳名从联络名单上永久删除
  
  ,除非鱼在天上游,鸟在水中飞,考虑一下奇迹是否出现,
  
  否则一切都无可挽回。而第二种人呢,算是见过大场面,
  
  马上大叫"没想到你是那种人"!这时关键脸皮要厚,
  
  只要有恒心有毅力,怀着能把猪说成大象的信心连哄带骗还是能安抚下来的。
  
  最后她会娇嗔:"好讨厌,以后不要再这么吓人家好吗?",
  
  我就会委屈地说:"本想开个玩笑,让姑娘开心,没想到却吓着姑娘,
  
  也是,象姑娘这么玉洁冰清,不吓着才怪呀",马上搞定。
  
  如果我现在是"没爱怎么行"而以为是"绝对在乎你"那倒是不成大碍,
  
  最多那些狂热的崇拜者--小太妹们会认为我是个有点文化的流氓或者是土匪的柔情,
  
  为了她们改变了自己的性格,反而更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真是弄拙成巧呀。不过话虽这么讲,老这么心不在焉总也是错误,
  
  天啊,那条船理我不理我都这样,这叫我今后还怎么混呀!
  
  不行,我一定要见她一面,
  
  让精神上再饱受一下折磨或者说意识上再被强奸一次,
  
  让我彻底绝望,不再让她鬼魅般的身影在我的眼前乱晃,
  
  扰乱我的思想,扼杀我的远大抱负。
  
  我鼓起勇气对那条船说:"姑娘见个面如何?",
  
  "...."没反应?
  
  "喂!我对你仰慕已久了,让你的fan跟你见面一下也不肯吗?"我心里暗自窃笑
  
  "你不是要我不理你了吗?"
  
  "说笑而已,何必当真呀,你完全可以置之度外。"
  
  "我们又不是很熟,干嘛要见面呀?“
  
  "不是很熟,当初干嘛骚扰我呀,靠!做过的事都忘记了,
  
  当然我还是强颜欢笑道"一回生,二回熟嘛"
  
  "我长得很丑,我怕出门会有碍市容呀",
  
  哼,说出实话了吧,越丑越好,誓与"风雪梅"比高低。
  
  "不要紧啦,反正我也是土匪脸,挺般配的嘛"
  
  "土匪脸,呵呵呵,这话你也讲得出口...."
  
  "但是我的心灵很美!"
  
  "有多美...?"
  
  "象一朵含苞欲放的海棠"
  
  "呵呵呵...."
  
  "笑归笑,到底要不要见面!"
  
  "你好象在恐吓我,我好怕怕呀....呵呵呵"。
  
  气死我了,"拜托,老姐,拿出点诚意出来嘛"我气急败坏道。
  
  "那要在白天,闹市区",靠!怕我非礼你不成,作梦去吧。
  
  "成交,新华书店门口,明天下午二点"
  
  "干嘛要下午二点呀?"
  
  "因为那时我刚睡醒",我说的也是实话,星期天啦节假日我一般都是那时候起床。
  
  "你真是头大懒猪....呵呵呵",
  
  "喂,请不要做人身攻击",
  
  "我偏要,你敢如何....呵呵",
  
  "怕了你了,明天你头上插一朵大红花,好认"
  
  "什么!让本姑娘插一朵大红花站在大街上,我宁可去死!你怎么不戴副手套呀?"
  
  大热天让我戴大手套,站在大街上,同样我也宁可去死。
  
  "那你穿什么呀?"
  
  "蓝色T恤,浅白色裤子,旅游鞋"
  
  "那我也是,不过是咖啡色的裤子,戴着眼镜"
  
  "啊,土匪脸戴眼镜,那可真壮观呀...呵呵"
  
  "你看你又做人身攻击了,是不是要把我的自尊心践踏掉,你才开心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
  
  "算了,u name?""文诗"
  
  "在下痞子蔡给姑娘请安"
  
  "痞子蔡,名字这么土呀,呵呵~"
  
  "喂,文诗姑娘,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气死我了。
  
  "....对不起了.....我一米六二,21岁,u?"
  
  "一米七零,23岁,姑娘有什么特征?"我猜也许是大麻脸,
  
  "我戴隐形眼镜"
  
  "靠!你这笨丫头,我能看出来吗?"我又好气又好笑。
  
  "好啊,你骂我,我不去了",
  
  "我错了,姑娘才思敏捷,试问中华大地有谁能及呀?"
  
  "少肉麻了,特征我偏不告诉你,你明天就知道了,ok?"
  
  "ok,那我们明天见,谁放谁鸽子就是手指下的蚂蚁"
  
  "什么?"我在屏幕前做了个夸张的姿势,
  
  "被捏死"
  
  "呵呵...明天见....bye"
  
  "bye"我高高兴兴地退下来,
  
  不知为何每次和她聊,我的心情总是很愉快。
  
  明天我就要经历风暴的侵袭了,不过有了"风雪梅"事件,
  
  我也有了经验。反正我是去被刺激的,见一下面马上找一借口跑路。
  
  借口还是很多的,比如上趟厕所,她如果敢跟进来,我就敢娶她。
  
  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这次我梦见我站在一艘大船上,
  
  远眺前方,一丝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让我看起来象个水手,哈哈哈。

瞧瞧上一篇文章去!   瞧瞧下一篇文章去!
捐赠支持:如果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请“扫一扫”鼓励作者!
本文标签: 搞笑 机智
二维码加载中...
本文作者:我要抱抱      文章标题: 再一次的亲密接触第一篇
本文地址:http://www.h1588.cn/post-58.html
版权声明:若无注明,本文皆为“H我要抱抱”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 blogger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首页    手机版本    手气不错    High一下!    关于我们    清歌妙音    站长介绍    捐赠支持    后花园   
版权所有:H我要抱抱    站长: 我要抱抱    版本:博闻广记 v1.2   程序:emlog